谁家巧作断肠声

2022-06-29 

  谁家巧作断肠声?是西湖的那一场霏霏细雨牵动了黎锦晖的情愫,潋滟的湖光,空蒙的山色,催生了中国的第一首流行歌曲《毛毛雨》。1927年开始,由黎锦晖女儿黎明晖首唱的这首歌,在中国流行歌坛中曼妙起了浓雾般的“桂花瘴”。黎锦晖万万没有想到,他针对《十八摸》、《打牙牌》这些传统淫秽小曲而创作的《毛毛雨》、《桃花江是美人窝》等流行歌曲,也成了靡靡之音、黄色音乐的代名词,不但受到革命文艺的抨击,竟连当时的国民政府也将其打入另册。

  小说《阿金》中,鲁迅在攻击上海娘姨阿金的同时,也不忘转过笔来锥黎锦晖一下:“绞死猫儿似的《毛毛雨》”。更让黎锦晖伤心的是,曾拎着一把小提琴来跟他学作曲的青年聂耳,也化名“黑天使”在报上抨击他的创作。杨沫的《青春之歌》写道:“流行歌曲带着哭声好像送丧似的传到道静的耳鼓‘毛毛雨,下个不停’,……道静越讨厌这无聊的声音,可是房东太太却偏放得越起劲。”

  难道这首歌真是“绞死猫似的”、“送丧似的”那样可怕吗?为什么大教育家陶行知,也会像杨沫笔下的房东太太那样去喜欢呢?1938年春天,陶行知赴美到旧金山演讲,号召华侨捐资抗日,演讲词将《毛毛雨》稍作改动,“小亲亲,他要你的金,小亲亲,他要你的银,小亲亲,还要你的心,啊呀呀,你的心!”演说大获成功。事后,陶行知以得意之笔记在了日志里。

  流行歌曲之所以具有超强的生命力,其原因正是来自大众本能的喜欢。俗文化需要引导和改造,但是市场的商机又是稍纵即逝的,面对商机的商人很难顾得使命和公义。黎锦晖的流行音乐在当时就是商机,据说他个人的创作价值可以“买下半条南京路”。所以在中国抢滩的那些外资大唱片公司,诸如百代、胜利等,视黎锦晖为一棵多产的摇钱树。当时的传统势力将编《性史》的张竞生,与主张公开做人体写生的刘海粟、唱《毛毛雨》的黎锦晖视作”三大文妖“,于是接下来的几十年黎锦晖被妖魔化,直至21世纪初才得以彻底正名,便不足为怪了。

  在创作《毛毛雨》之前,黎锦晖是一位“五四运动”后推广国语的倡导者,践行者。他走上音乐创作的路,应归功于蔡元培。在一次视察中,蔡发现这所中学的校歌竟然采用日本国歌的曲调,便马上找到创作者黎锦晖,鼓励他创作富有民族特色的新歌。黎锦晖的音乐创作开始于儿童歌舞剧,他的《麻雀与小孩》、《葡萄仙子》、《小小画家》等,奠定了他中国儿童歌舞剧创始人的地位;与此同时,他还进行流行音乐创作,成为公认的流行歌坛的鼻祖,美国音乐人评价说黎锦晖将中国音乐的发展向前推进了“至少二十年”,这绝不是溢美之词。

  到新中国建立前,中国流行歌曲已出版上千首。这个数量在二十多年的发展中意味着什么呢?从黎明晖略带童音扁而尖的“绞死猫”,到细而甜的“小妹妹”金嗓子周璇,再到慵懒魅惑的“低音”一代妖姬白光,她们变化着由高到低的嗓音,而不变的是性感到骨子里的“挑逗”,以及钢琴、小喇叭和乌克丽丽奏出的爵士风的中西合璧。直到改革开放,音尘绝了三十年后,这样的声音才又传了回来,但是,即使是邓丽君那样的绝世高手,也不能纷披周璇、白光等曾有过的霞光,因为,她们与黎锦晖、黎锦光、陈歌辛等音乐人共同创造的时代之音已无法复制。

  当陈歌辛的《玫瑰玫瑰我爱你》被洋人不断翻唱,不断荣登洋人排行榜的时候;当在香港大街上半老的白光,听到《如果没有你》的歌声从风中飘来,幽然告诉路人这是我唱的的时候,天边欲坠的斜阳会不会为他们停留一分钟呢?

  【权威发布】6月28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9例阳性感染者 均系闭环管理人员

  尤权在天津调研时强调:防范化解统一战线领域重大风险隐患 为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营造良好环境

  一站完成移交、一站主体封顶、一过街通道贯通……地铁11号线最新进展来了!

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:font color=#666666